1200X50横幅.jpg
专家:互联网挂许亚林号不精准加剧了“看病难”
2019-06-12 08:31:18  来源:腾讯新闻  
1
听新闻

新浪财经 6月11日“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推出后,医院“一号难求”的状况被认为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曾表示,在互联网上推出的挂号服务可以分时段预约诊疗,能让就诊错峰。

而随着互联网挂号的普及,弊端也逐步显现。患者无法挂到准确的号源,导致治疗效率低。在首届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大会上,全球医生组织中国总代表时占祥告诉8号楼,尽管挂号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就医顺序问题,是个很公平的概念。“但由于患者无法预知病因,导致挂号错误率升高。

他举例称,如果门诊一万人中挂号错误率为10%,这意味着有1000人挂错号,导致看病效率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看病难”问题。“解决了挂号难问题,却没有解决挂号的精准性问题。”时占祥称,这(互联网挂号不精准)也加剧了“看病难”。他指出,如果此前患者曾经有过互联网+健康管理的服务,或许能在缓解挂错号的窘境。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挂号难的问题?焦雅辉认为,这可能还要靠深化医改,推进分级诊疗建设,互联网可以发挥一定的推动作用。

2019年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下称《工作任务》)。《工作任务》围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提到,解决看病难方面,推进国家医学中心和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有序发展医联体促进分级诊疗、深化“放管服”改革支持社会办医、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统筹推进县域综合医改等重点工作;解决看病贵方面,提出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巩固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等工作。

2011年,分级诊疗模式开始试水。按照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以此逐步实现从全科到专业化的医疗过程。

在时占祥看来,分级诊疗中提到的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划分存在误区,“对于大病小病很难界定。”他认为患者在首次就诊中明确的疾病应按照不同阶层、不同情况从而再进一步分级诊疗。即按照患者能够购买医疗服务的能力进行分层,

“小病去小医院,大病去大医院”的分级诊疗模式被认为是缓解“看病难”的一个“良方。时占祥认为“看病难”不仅是因为医疗资源紧缺,患者为了痊愈选择不同的医生诊断,最终的治疗方案难统一也是导致“看病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时占祥坦言,”看病难“问题或许可以缓解,但是“看病贵”则是个事实。他称,“看病贵”通常出现在重大疾病的滞后价格判断。

他提醒大家,要在疾病出现之前做好健康管理,提高健康素养,从而避免小病拖延至大病,增加就医成本。他补充,“互联网+医疗健康”先加健康从开端做好健康管理能在很大程度上有效缓解看病难问题。”( 8号楼工作室 邱慧 发自青岛)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标签:互联网,精准,看病难,专家
责编:
花旗巴基斯坦炸弹袭击:降舜宇光学盈测 调低目标价14%至105港元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