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横幅.jpg
无视国际贸易高福平规则 特朗普强加关税惹众怒
2019-06-10 08:00:27  来源:腾讯新闻  
1
听新闻

□本报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接连挥舞“关税大棒”,在威胁要对墨西哥出口美国的所有产品加税一天之后,又向印度“宣战”,砍掉了多年来给予印度的“普惠制待遇”,就连其盟国澳大利亚也开始受到其“关税大棒”的威胁。特朗普政府的这种无视国际贸易规则、动辄单方面关税相加的蛮横做法,在美国内外引起广泛担扰。

借口不一而足

目前,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大棒”已广泛覆盖欧洲、日本、韩国、土耳其等众多国家和地区。这包括自去年3月开始对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实施的“钢铝关税”。

作为美国的“顶级盟国”,澳大利亚虽然侥幸躲过了特朗普的第一轮“钢铝关税”,但前景仍存不确定性。最近的报道称,由于澳大利亚对美铝制品出口激增,特朗普曾考虑对澳大利亚征收关税,只因受到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强烈反对才作罢。

根据美方有关数据,澳大利亚2018年对美铝制品出口同比增长45%,而2019年前三个月则较2018年同期激增了350%。

特朗普政府肆意挥舞“关税大棒”的借口,有所谓的对美贸易不公,也有所谓的对美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在最新的案例中,特朗普威胁对墨西哥输美产品加税,则是为了遏制非法移民。特朗普5月30日在推特上称,将从6月10日起对墨西哥所有出口美国的商品征收5%的关税,且关税将会逐步提高,“直到非法移民问题得到解决”。

阻止非法移民是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中的一大承诺。但是,在过去两年中,特朗普政府的“严打”政策并未能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抓扣或拒绝入境的非法移民在过去两个月中都超过10万人。特朗普指责墨西哥在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方面做得不够。

白宫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称,根据美国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特朗普总统决定对墨西哥输往美国的货物征收关税。声明称,如果非法移民危机未得到解决,对墨西哥产品的关税将每月上涨5%,直到10月1日,届时税率将高达25%。此后,关税将保持在25%的水平不变,直至墨西哥大幅度阻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到两个星期之前,特朗普刚同意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实施了一年多的“钢铝关税”,以为美国国会批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贸易协议”消除障碍。

据报道,除了众议院民主党对“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贸易协议”仍存诸多异议外,不少共和党参议员也坚称,只要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还在生效,他们就不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这一协议。

仅仅一天之后,特朗普又开辟了一条新战线,宣布从6月5日起终止对印度的“普惠制待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普惠制”是指世界上32个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给予的普遍、非歧视、非互惠的优惠关税,是在最惠国关税基础上进一步减税乃至免税的一种特惠关税。印度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受益于这一优惠待遇。

早在3月,美国贸易办公室就称,印度设置了一系列贸易壁垒,对美国商业产生了严重负面影响。因此,特朗普要将印度从“普惠制待遇国”名单中剔除。随后,美国国会多名议员联名致信特朗普政府,敦促不要终止对印度的“普惠制待遇”。

但在5月31日的声明中,特朗普还是表态称,“我已经确定,印度未能确保向美国提供公平、合理的市场准入条件”。对此,印度贸易部发表声明称,对于美国不接受印度为普惠制待遇所付出的努力“感到遗憾”,同时强调“印度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一样,在相关问题上会坚持维护国家利益”。

而在此之前,美国还取消了土耳其的“普惠制待遇”,理由是其经济发展水平“不再符合发展中国家身份”。根据普惠制,土耳其对美国出口的部分商品享受免税,2017年约为17亿美元,占其当年对美出口总额的约18%,主要包括珠宝、汽车零部件、贵金属和部分农产品等。

内外两头不满

在特朗普发出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威胁当天,美国股市全线大跌。哈里斯金融集团管理合伙人科克斯称,“我们正进入关税2.0版”。许多投资人担心,这将进一步扰乱世界供应链,拖低经济增长,加大美国走向衰退的风险。

美国商会称,正在寻找制止特朗普对墨西哥加税的办法,其中包括通过法律途径。他们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寻求一切可能的途径予以反击”。美国与墨西哥的商品贸易总额2018年达到6115亿美元,其中美国从墨西哥进口为3465亿美元。

美国国会两党议员也纷纷警告称,此举将使正在等待3国批准的“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贸易协议”受到损害。来自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宁6月3日称,“我认为这会使我们通过美墨加贸易协议的能力受到怀疑,协议更不可能得到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批准。”他说,“我们应一同努力,设法找到解决办法”。

同时,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也不满对墨西哥加税的威胁,这也使特朗普与共和党之间的关系受到新的考验。此前,共和党一直很少公开激烈反对特朗普的重要施政议题。目前,一些国会共和党人正讨论是否要通过国会投票来阻止特朗普对墨西哥加税的计划。果真如此的话,这将是特朗普执政以来面临的来自共和党的最强烈的一次挑战。

分析认为,随着国会内对特朗普新关税政策不满的加剧,如果最终被迫走向新的国会投票,不排除获得三分之二多数支持的可能性,从而废除特朗普宣布的边境紧急状态,一并终结其修建边境墙的计划和新关税计划。

一些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他们将等到美墨协商之后再决定要做什么。但是,他们的焦虑在蔓延。参议院多数党党鞭约翰·图恩称,“我们的许多参议员都非常担心事态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他说,如果关税僵局持续,国会将会听到限制特朗普使用关税权力的呼声。

除了通过不赞成决议外,一些国会议员还表示,国会应通过立法限制行政部门的关税权力。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米已经提出了一个法案,要求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关税之前应先获得国会批准。他说,多年来,国会已向行政部门授权太多,“如今我们正看到没有人会希望看到的结果。坦率地说,我认为,国会许多人都不认同(特朗普的新关税政策)”。

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在墨西哥引起强烈反响。墨西哥对美出口占其总出口的80%。墨西哥外交部负责北美事务的副部长塞亚德称,墨西哥对此感到“震惊”。他认为,如果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得以实施,那将是“灾难性的”。他说,果真如此,“我们必须强力回应”。

而远在南亚的印度,也在准备与美对话的同时,考虑对美多种商品征收更高的进口关税。据报道,印度将在60天内寻求与美对话。印度总理莫迪也准备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与特朗普就此进行探讨。

按法律规定,取消“普惠制待遇”将在通知美国国会和相关国家至少60天后生效,并要通过美国总统公告予以发布。

困局难有突破

毋容讳言,一年多以来,特朗普虽然四处挥舞“关税大棒”,一意孤行地推进“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给世界经济增长前景带来了一些不确定性,但自己也没有捞着多少好处。

特朗普原本要在5月18日的最后期限对美国商务部的建议作出决定。此前,美国商务部建议,为保护美国汽车业免受进口影响,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征收最高25%的关税。

美国商务部的报告称,美国汽车在美国汽车市场上的份额已从1985年的67%下降到2017年的22%;而在同一时期,进口汽车几乎翻了一倍。2018年,日本、德国、墨西哥、加拿大和韩国共占美国进口汽车的85%以上。

但在5月17日,特朗普虽然一如既往地指责一些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但不得不宣布将是否征税的决定推迟6个月。

美国行业协会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表示质疑,担心关税将危及就业,并加重消费者的负担。在美国国会,包括许多重量级共和党议员在内的人士,都强烈反对汽车关税;但白宫却拒绝向国会公布汽车进口研究报告。

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拒绝美国的“安全威胁说”,并称将会采取反制行动,对价值最多3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

在宣布推迟决定时,特朗普也阐明了汽车关税的真正意图。他说,减少进口将有助于改善美国国内的竞争条件,保持强大的汽车业对美国的军事优势至关重要。

事实上,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也给美国的农民造成巨大的冲击,考验着他们在2020年选举中对特朗普的耐心。为了安抚这些核心选民的不满,特朗普一方面继续鼓动“民粹的爱国主义”,宣扬与事实不符的关税由对方承担的“另类思维”,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接连采取措施,向受到贸易摩擦冲击的美国农户提供补偿援助。

一些舆论分析也质问,如果关税对美国如此有利,或者是无害的,那么,股市怎么会在5月跳水了1000点,特朗普又何以要给美国农户提供补偿援助。

5月23日,特朗普宣布再向美国农户提供160亿美元的补偿。加上去年的12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迄今向美国农户提供的援助已经达到280亿美元。

此外,目前来看,特朗普借关税施压墨西哥以解决涌入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的构想,不仅难以如愿,甚至有可能进一步加剧移民潮。

从一定程序上讲,借关税向墨西哥施压,不过是特朗普“关闭边境”威胁的一个翻版,不仅突显了其在非法移民问题上已陷入政治困局,也是其缺乏良策的具体表现。

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6月3日警告称,特朗普加征关税以及取消对中美洲国家的援助“将会产生反作用,并不会减少移民潮”。墨西哥驻美大使巴塞娜也透露,如果没有墨西哥的努力,另外25万移民早就在2019年抵达美国边境了。

短评

美关税政策违背国际协议

□陈小方

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所言,特朗普以关税大棒挥向自己不喜欢的一切的做法,正凸显出美国的不负责任。

他认为,美国应该汲取一战后“不负责任”做法的历史教训。那时,美国对世界以背相向,拒绝加入国际联盟,并向大多数移民关上了大门,还急速转向保护主义,通过1921年的《紧急关税法》等将关税增加了一倍多。他说,正如特朗普一样,当时支持关税的人们也声称,将给所有美国人带来繁荣。但事实上却没有,而使美国最终走向了1930年的大萧条。

近日,特朗普为封堵非法移民而以加征关税要挟南部邻国墨西哥的举动,更是在国际舆论中引起了强烈关注和批评。显而易见,此举不仅违反了美国的法律,也违背了国际协议,使美国成为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国家。

克鲁格曼指出,特朗普的这一做法“几乎肯定是非法的”。美国的贸易法授权总统在一些情况下可以实施关税,但并不包括限制移民。克鲁格曼表示,此举也违反了旨在保证商品在北美地区内自由流动的“北美自贸协定”,以及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的义务。他说,这使美国成为了世界市场上的“一个无法无天、唯关税的无赖国家”。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席亚当·波森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如果因边境政策而不是经济关系就可以通过单边的总统命令实施关税,市场就会认识到这位总统不会兑现达成的协议。

亚当·波森说,特朗普将关税“武器化”表明,他的贸易政策是受意识形态或者是政治议题所驱动。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前世界银行行长金镛讲话撰稿者乔弗雷·格兹认为,特朗普近日的关税政策进一步模糊了贸易与国家安全之间的界线;如果对墨西哥的关税得以实施,那将标志着美国保护主义的严重升级。

格兹称,虽然国家安全关切总会在一些具体情况中影响到美国的贸易政策,例如,美长期对用于军事目的的产品实施出口限制,但特朗普政府极大地扩展了这一做法。包括以国家安全为由实施“钢铝税”,以及威胁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加征关税等。

格兹说,特朗普政府越是将有效的国家安全关切的界线向纯粹保护主义延伸,就会越难为其以国家安全为由而对贸易政策进行的合法干预辩护。

格兹表示,墨西哥一直努力维护与美国的关系,而特朗普政府则回以要摧毁其经济的政策,并提出了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空洞的政策目标。这不仅将使墨西哥也将使世界其他国家更加看清美国的真面目,即特朗普政府是不可信任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标签:众怒,关税,国际贸易,规则,特朗普
责编:叶攀
微软警告发现Office漏洞攻击 黄小祥被免职正在欧洲地区肆虐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