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横幅.jpg
被遗弃的莫妮卡的葬陈大光礼
2019-07-10 07:49:10  来源:腾讯新闻  
1
听新闻

时间是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上午,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日落公园绿草茵茵,天色蔚蓝,当地标志性建筑永援圣母教堂的上空,偶尔有飞机掠过。黑色的送葬车缓缓朝教堂驶来。

白色的微型棺材由警察护送。一位女警戴着雪白的手套,把棺材捧在手里。纽约警察局为葬礼派来了护柩队和风笛手。警察在周末相对空闲,这是葬礼定在这一天的重要原因。

根据目测,有100多人出席了葬礼,穿着裙子的女孩、抱着婴儿的母亲、满头银发略微驼背的老人、警察局的官员,还有附近的居民。很多人流下了眼泪。

然而每个人都与棺材里躺着的死者素昧平生。这是一个无名无姓的女婴,绝大多数人自始至终不知道她拥有什么样的眼睛、嘴巴和鼻子。

这个女婴今年2月18日被发现时,已经死在布鲁克林街角一棵光秃秃的小树附近。那天纽约的最高气温只有4℃。从布鲁克林区布拉德福德街头路过的人发现,树下的袋子里装着一个婴儿,但已经没了生命迹象,衣服上血迹斑斑。

“胎儿大约20周大,无法在子宫外存活。”法医推断,她是在母亲怀孕约5个月时分娩的早产儿。警方想尽办法寻找她的母亲,但未能如愿。人们猜测,或许是她的母亲流产了,没敢告诉亲人,也没向别人求助。

已知的事实是,这个孩子没有福分在母亲的子宫里待到足月。没有人知道她离开子宫后短暂的生命旅程是如何度过的,只有死亡在前面等着她。死因暂未公布。但无论如何,许多人都明白,“这是一场悲剧”。

两鬓斑白的弗雷德·D·特拉布尔希(Fred D. Trabulsi)是在电视上得知这个孩子的,他是社会团体“纽约生命中心”的创始人。“我们被这个被遗弃的婴儿触动了。”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他们随后联系了纽约警察局法医办公室、教堂和公墓,决定为这个小女孩举行一场“像样的葬礼”。

“我们想向世界表明,从怀孕到死亡,生命都应该得到尊重。”——那是这个弃婴生前没能够得到的。

根据纽约州2010年修订的《弃婴保护法》,如果父母能够安全地交出不超过一个月的新生儿,他们将不会面临刑事犯罪指控。住在教堂附近的共和党前州参议员马丁·高登(Martin J. Golden)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去警察局、消防局以及教堂寻求帮助。不需要问什么问题,直接把孩子送过来就行了。”

但特拉布尔希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就在这个女婴被发现前不到一个月,今年1月22日,纽约州又通过《生殖健康法》。根据新的法律,如果孕妇健康受到威胁,或者胎儿无法存活,可以在预产期前堕胎。他认为,这意味着流产后存活下来的婴儿可以被不管不顾,任其死亡。这样的法律是“邪恶的”。为一个弃婴举行葬礼,他希望借此表明反对态度。

葬礼之前,这家机构在社交网站说:“生命自始至终都是神圣的。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无论是生是死,她都应该得到尊严和尊重。”

当地时间6月29日,葬礼开始了。

高个子的女警从车尾取下灵柩,用双臂把它平托在胸前。另有4名警察在旁护卫。风笛声渐起,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面色凝重,擦拭着眼泪,跟在警察的身后,朝教堂缓步走去。

“一群陌生人正在埋葬这个孩子。”纽约生命中心70岁的成员艾琳·伯格(Eileen Bolger)说,“这让人难过。”

古朴的教堂里,身着白色祭袍的神父等待着为她做弥撒,送葬的人起身迎接她进入教堂。有人十指交叉放在额前,有人双手合十紧闭双眼,默默为小女孩儿祈祷着。一块白色的棺布被轻轻放在小小的棺材上,特拉布尔希解释:“盖上这块棺布,意味着,死亡后身体在时间的尽头复活。”

前来送别的人们并未指责丢弃孩子的母亲,相反,他们同样也为那位母亲祈祷。“我为她感到难过。”年过八旬的当地居民特蕾莎·图伊(Theresa Tuhoy)说,“她的母亲不得不忍受这种情况。这个女孩可能会流产,但其实警察会处理好的。”

庄严的葬礼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特拉布尔希显然对此感到满意。事后他向记者描述,“那是美好的一天”。

很多人当场哭了出来,其中包括特拉布尔希。他说,自己完全沉浸其中。

最后,警察们如来时一般,将装着婴儿的小棺材捧在胸前,跟在神父的身后离开教堂。在深沉的弥撒曲里,人们再次起立,送别这个从人间匆匆路过的女孩儿。

风笛声又响了起来,阳光已升至人们头顶。黑色的送葬车往不远处的斯塔滕岛复活公墓开去。特拉布尔希和妻子也跟着去了墓地。最终,婴儿被安葬在墓地的“守护天使”区,那里免费收留弃婴和死胎。

复活公墓的“守护天使”墓区有一块一米多长的石头,上面刻着上千个名字,如今一个新的名字也被刻下:婴儿莫妮卡(Baby Monica)。

这是特拉布尔希为这个孩子取的名字。它很常见,又意味深长——《忏悔录》的作者圣奥古斯丁(Saint Augustine)母亲也叫莫妮卡。据说,那位莫妮卡曾在临终前告诉儿子,“无论我最终身在何处,请记得在圣坛前纪念我。”

婴儿莫妮卡的母亲至今未能找到。特拉布尔希不知道那位母亲为何抛弃了亲生骨肉,“也许是她的妈妈独自一人很害怕,也许她只是不在乎……”但其实,如果那位母亲找到纽约生命中心求助,孩子可能会活下去。

“我们已经存在了35年,帮助了无数的女性。”他说。在过去35年里,他见多了此类悲剧。

如今,布拉德福德街角的那棵小树已经枝繁叶茂,树下长出几株嫩绿的野草,北半球恰逢盛夏。如果悲剧没有发生,按十月怀胎计算,此时世界应该正在欢迎婴儿莫妮卡,而不是为她送别。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实习生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葬礼,莫妮卡
责编:李玉素
英国将研发定向能武器并定于2023天宫二号 直播年测试下一篇